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第九期《艺术品》:《文人书法及其使命》  

2014-10-09 21:57:04|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人书法及其使命

蔡显良

 

一、文人书法并非文人加书法

 

恐怕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没艺术能够像书法一样,真正体会到时移世易的滋味。人们摩肩接踵地前往太学讲堂前争看《熹平石经》,除了识文认字之外,定有观摩蔡邕美妙书法的动机。而类似于师宜官那样书壁以观换取酒钱的故事,更是为书法拥趸们津津乐道。至于唐代身言书判的取士政策,更是让书法的功用达到了历史最高峰。所有这些,与其说是文人抬高了书法,莫如说是书法滋养了文人,甚或成了文人身份的象征之一。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将书法无情地打入冷宫,却又并不打死,还时不时地在茶余饭后拿来把玩一番的,恰恰就是文人。“书学小道,初非急务,时或留心,犹胜弃日。”作为一国之尊的唐太宗视书法为小道倒也罢了,那些因书法获得更多的既得利益,甚至藉书法而青史留名的文人,亦认为“作书是学问中第七八乘事”,实在让人唏嘘慨叹。

书法作为一门艺术虽然具有自身的发展规律,但是丝毫不可否认的是,书法的发展又从来离不开文人。文字不但是区分读书人与普通人的一个标志,远古时期甚至是权力的象征。根植于汉字的书法,无论字体如何进化,时代如何变更,推动其发展的主力军始终是文人。离开文人,几乎可以取消书法这门艺术。翻开书法史,这绝对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可以肯定的是,二十世纪之前的书法史,从未有过所谓文人书法的概念,书法原本就是文人之事,哪怕是余事。更未出现文人书法与民间书法之间的芥蒂。即使在视为余事的文人那里,书法亦是一门乐于炫耀的本事。于右任即说:有志者应以造福人类为己任,诗文书法,皆余事耳,然余事亦须卓然自立。当今对于文人书法的理论追问,以及认为文人书法始于汉末魏晋的说法,均是基于当代人后知后觉的研究视角。此点而言,书法要比绘画纯粹得多,宋以后文人画与院体画、士夫画与工匠画等的纷争始终纠缠不清。

然而,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在当代书坛似乎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当书法沦为单纯炫技卖艺的道场,当双管齐下、拖把巨书等杂技在书坛公然吆喝的嘈杂情况下,提出并提倡文人书法似乎又成为必要和必然。此时再回头看看,又不禁为古代文人不断为文人画的叫价行为暗暗叫好,这是多么的远见卓识。如今书法迟后许多年不还是要走这一老路。“何谓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民国画家陈师曾此语几乎是文人画概念的盖棺之论。书法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书法中单纯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书法外看出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书法。简言之,文人书法即具有“文人气”的书法。借鉴文人画的这一概念界定,首先应当弄清的就是文人书法并非文人与书法的简单叠加,并非文人写的字就是文人书法。苏东坡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窃以为书法家的专业素养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技法,二是学养。其中学养又包含两点:一是对于书法传统的理解和书法美学的认知;二是加强以传统文化为核心的全面修养。两个方面的有机融合,才能使作品达到气韵生动的高超境界。那些没有经过书法技巧的专业训练的所谓学者书法作家书法等文人书法、以及徒逞技能而无学养的写字匠书法,均是不宜过分吹捧的两极现象。其实,不仅文学、训诂学、音韵学等修养不能代替书法专业素养,其他科学与理论领域的渊博学识,亦不能替代书法的专业素养。历史上很多大文人和大文豪会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书法究竟达到什么样的层次,并不会硬将自己装扮成一个通才、全才。比如鼎鼎大名的宋代欧阳修,尽管他编纂《集古录》、对北宋书法的发展在理论上做过巨大贡献,但他对自己的书法有十分清醒的认识:“某亦厌书字,因思学书各有分限,殆天之禀赋,有人力不可强者。往年学弓箭,锐意三四年不成,遂止。……乃知古今好笔迹,真可贵重也。今后只看他人书,亦可为乐。”这种丝毫不文过饰非的做法,好像至今也未影响到他的历史地位。

 

二、文人书法始终是书法史发展的主流

 

书法史简单而言就是一部文人书法史,或许此言将会遭到很多商榷,但静下心细细捋一下,此说大抵不缪。尤其是有了上文关于文人书法的概念界定,更可以这样说。

斩枝去蔓,书法史上历朝历代的大家鲜有不是文人的。宋四家的米芾,学不如蔡襄,文不如苏轼,诗不如黄庭坚,但他书法而外能诗善画,谁会否认他的文人身份。即使被很多人视为书法史上布衣书家典型的邓石如,其实也的的确确是个文人。其艺术思想以“崇古尚韵”为核心,其诗文艺术、教育交游以及孤傲性格与行为,处处都透显出名士风度与文人风流,本质上而言,邓石如并非一位所谓的布衣书家,是一个典型的文人书家,而且还是一个既清贞孤介又交游广泛、还有些放浪形骸的文人书家。“惜别暂停江上棹,相思空打雪中扉。”这样的诗句恐怕不是布衣所能吟诵出来的。

再看那些非文人的书法,经典之作大凡含有文人的趣味。智永、怀素二位和尚是否文人尚无证据加以肯定,但二者的书法均是在传统文人书法基础上或继承或创新,具备书法的专业素养,故而具有文人的性质与趣味,当属文人书法无疑。敦煌书法中的佼佼者,同样如此。而清代碑学推崇的碑派书法,能入碑学家法眼者,亦因其中包含文人趣味。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认为北碑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浑穆,三曰笔法跳跃,四曰点画峻厚,五曰意态奇逸,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豪放,十曰血肉丰美”,哪一点都逃不出文人的审美视角,其所谓的“魏碑无不佳者”,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幌子。

“凡论书气,以士气为上。”文人的趣味很多,具体到书法作品之上,那些萧散自然、韵雅意足的书法才是好的作品,而鼓努为习、乖张浅俗之作自被文人摈弃在视线之外。“俗气”、“尘埃气”等是历代书论中所要摒弃与批判的书法之病,而反对俗书的结果自然就是“书卷气”的强调,唯此书法才雅,书卷气也就成为衡量书法艺术水平高下雅俗的主要依据,或谓文人书法的核心就是书卷气。然而,书法作为中国一门传统的艺术形式,其承载的远不止此,否则也不会有人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

 

三、文人书法应担当的责任

 

类似“核心论”的说法还有很多,比如林语堂曾说过“中国书法是中国美学的基础”等等。这些说法恰当与否并非本文探讨的问题,但可以明确的是,产生这些说法的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书法作为中国特有的一门艺术,除了技术因素之外,其背后承载的是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作为推动书法发展的主力军,传统文人是依靠古典文化和传统学问来滋养的。国学造就了中国传统文人独特的精神气象及人格魅力,经此陶冶的书法自然滋长出那份隽永蕴藉的内涵,拥有了那份独特的被陈师曾称为“高尚意趣”的“文人气”。故有人说这“文人气”在单纯的书法领域之内无论如何勤苦用功都无法获得。也有人说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是血肉一体的。因此就可以理解,“书如其人”论自宋代发生以来一直占据在书论的重要位置,左右着书法家的审美思维。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概括说:“书者,如也。如其志,如其学,如其才,总之曰如其人而已。”笔者把技法之外的学养分为两点,一在书法领域,二在传统文化,只具备前点只能成为一个写手,只有同时在后点下足功夫,才能使书法达到超妙高古而又蕴藉雅逸之境。所以在古代文人那里,尽管偶言书法乃“余事”,然而厚重的学问积淀陶冶和滋养了书法的艺术趣尚和审美情调,进而淬炼和提高了技法的境界与层次。以至于文人画的一个审美标示就是要看其中有否书法的趣味,诗书画印的有效结合才是真正的文人画。历史发展到现代,人们的分工是越来越细,专业的划分也越来越细,进而成批量的出现史无前例的所谓“专业书家”、“职业书家”,将“余事”完全变成了“正业”。而因此出现的一个令人无比担忧的现象,就是有人说的“文人不书家,书家不文人”。这当然也是出现并争论“文人书法”和“新文人书法”等现状的根源之所在。进入现代社会,文人的角色的确发生了重大变化。此前习惯把研读经史子集、喜欢吟咏诗词歌赋的士人看成文人;五四以后,我们又把写新诗、散文、小说的读书人当成文人。而现在,会唱卡拉ok并讲一口流利英语、在电视上侃大山赢得广泛赞誉、用现代汉语写作却不会写诗填词等读书人,我们可以说其不是传统意义的文人,但我们无权说其不是当代的文人。故有论者认为对文人身份的识别和对文人精神的确认产生了极大的障碍,并在谈论当代文人书法时会有一种困惑。其实这是没有定位文人书法概念的内涵才产生的,一旦将其厘清,无论你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如果你要成为书法家,就必须在精通技法和书法知识的同时,加强以民族文化和传统国学为核心的全面修养。你必须创作独具文人气的书法,否则你就只是也只能是一个书法爱好者。其原因就是,文人书法所承载的不仅仅是书法本身,还承担着传承传统文化的重任。

认清了此点,当代书坛的混乱现象其实可以非常简单的进行分析厘定。可以淡定的消弭碑帖之争,健康地发展当代书法。也可以认识到所谓的“新文人书法”,其实与文人书法是一回事,没什么新鲜玩意。只要是具有文人趣味和书卷气息的书法创作,就是好的作品,管他什么碑派与帖学,管他什么旧文人与新文人。不如此,不足以弘扬传统书法文化和振兴当代书法。而未来书法发展的希望,似乎也非文人书法莫属了。

 

 


2014年第九期《艺术品》:《文人书法及其使命》 - 蔡显良 - 蔡显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