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书法》推介  

2011-05-19 13:06:29|  分类: 动态近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书法》推介 - 蔡显良 - 蔡显良的博客
 
《中国书法》推介 - 蔡显良 - 蔡显良的博客
 
《中国书法》推介 - 蔡显良 - 蔡显良的博客
 
《中国书法》推介 - 蔡显良 - 蔡显良的博客
 

《中国书法》2011年第五期“中青年学术精英提名”:

 

与书学研究有关的思考

 

蔡显良

 

 

 

一、           国学与书法

当前,尽管一些高等艺术院校已经认识到传统文化与国学教育的重要性,纷纷设立人文学院,但青少年书法的习练者对于传统文化的漠视、在国学教育上的匮乏,依然事实地存在着。所带来的最明显的不良后果,便是如今的任何一个展览,都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古代诗词的抄写竞赛与展示,有些诗句对联在同一展览当中可以多次出现在不同作者的笔下,让人顿生审美疲劳之感。而如果这种状况发生在致力于书学研究的学者身上,后果则更加严重。书法史上的很多问题是离不开民族文化这个历史大背景的,文艺思想的变革与时代的变迁、文化的振兴是紧密相连的。比如宋代“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政策,使宋代文人士大夫大都能以感恩戴德的心态而“以天下为己任”。宋代内忧外患的国势,又进一步强化了他们这种责任心。于是,五代时期历仕四朝、居相位20余年的冯道,在五代士大夫心目中实是所羡慕的对象并受到极高的评价。宋初第一任宰相范质撰《五代通录》,基本上沿袭了这种意见。但到欧阳修重修《新五代史》,对冯道的评价,即变作严厉的斥责批判。与此相反,颜真卿忠君爱国的精神在宋代朝野士人的心目当中、筋骨独具的颜字在宋代书坛迅速窜红并流行开来。因此离开了以人论书这一大背景,就很难阐释唐代时候虽有书名但并未凸显的颜真卿为何到了北宋却声名大播并被尊为书坛“亚圣”这一书史现象。再如鼎鼎大名的康有为在其《广艺舟双楫》中有一名句:“迄于咸同,碑学大播,三尺之童,十室之社,莫不口北碑,写魏体。”可当我们披沙拣金地掰开清末书法史时,发现这并不近乎当时的实际,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读书人还必须考虑到自己的科举仕进,因此干禄体楷书的市场偏偏最为广泛。

 

二、           广度与深度

研究的深度与广度,其实不应当是鱼与熊掌不得两兼的关系。既有广博的知识,又有深刻的见解与学术的深入,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比比皆是,无庸赘述。但是要明白的一点就是,广度与深度二者是一种辩证关系,在深入研究某个问题之后,就会勾连出一系列的问题,使得你的研究不得不铺开;同样,当你在一些问题上进行研究之后,就会探究这些现象的前因后果,势必会将问题引向深入。当然最忌的是囫囵吞枣与一叶障目,囫囵吞枣的结果就是价值匮乏,一叶障目的结果就是偏执己见,两者皆不可取。由于书法学科定位迷茫,各个高校各自为政,在学科建设的问题上往往寄人篱下,有的置于美术学范畴,有的挂靠在汉语言文字学、历史学或文献学下面,更有甚者,是挂靠在设计学领域,以致有些博硕士论文不得不削足适履,与设计学挂钩。因而书学研究在今后要想更深入地发展,的确存在着很多问题。

 

三、           创作与研究

书法是表达思想情感的艺术,它不仅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审美特征给人们的各种生活提供美的享受,而且对改造人们的审美结构,提高人们的审美意识、审美能力和整体素质具有重要作用。而当今的书法创作却流行着形式主义的创作倾向:一种是从纸张选择和装饰装裱等外在形式上,单纯追求所谓的展厅效果与视觉冲击力;第二种则极具隐蔽性,就是那种以入展与获奖为目的,迎合评委口味、追随流行时风的跟风创作,比如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风行一时的一些书法现象。究其原因,最为根本的的还是内在修养与创作实践的严重脱钩。近三十年书法繁荣发展的成绩有目共睹,但也遗留下很大的问题,就是展览体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单纯写字者,使得书法作品的内涵日益贫瘠。而一些高校的学者在创作上未下大力气导致创作能力偏低、致力于研究之人远比社会上的创作者数量少从而导致创作群体的偏小等等,这是导致目前出现研究与创作脱钩、甚至有越发加剧的危险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因此,警惕这一现象的蔓延已经到了十分紧要的地步,否则,形式主义的继续泛滥、创作质量的持续下滑,还将不断拷问着我们的艺术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