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菜根谭》名句摘抄(经典重读之三)  

2010-10-12 23:03:58|  分类: 经典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根谭》名句摘抄

——奇文共赏  

一勺水便具四海水味,世法不必尽尝;千江月总是一轮月光,心珠宜当自朗。
随缘便是遣缘,似舞蝶与飞花共适;顺事自然无事,若满月偕盂水同圆。
美女不尚铅华,亿疏梅之映淡月;禅师不落空寂,若碧沼之吐青莲。
翠筱傲严霜,节纵孤高无伤冲雅;红蕖媚秋水,色虽艳丽何损清修。
花逞春光,一番风一番雨,催归尘土;竹坚雅操,几朝霜几朝雪,傲就琅玕。
秋虫春鸟共畅天机,何必浪生悲喜?老树新花同含生意,胡为妄别妍媸?
昼闲人寂,听数声鸟语悠扬,不觉耳根尽彻;夜静天高,看一片云光舒卷,顿令眼界俱空。
高居嫌地僻,不如鱼鸟解亲人;驷马喜门高,怎似莺花能避俗?
花开花谢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
鸟惊心,花溅泪,具此热心肠,如何领取得冷风月;山写照,水传神,识吾真面目,方可摆脱得幻乾坤。
地阔天高,尚觉鹏程之窄小;云深松老,方知鹤梦之幽闲。
阶下几点飞翠落红,收拾来无非诗料;窗前一片浮青映白,悟入处尽是禅机。
忽睹天际彩云,常疑好事皆虚事;再观山中古木,方信闲人是福人。
霜天闻鹤唳,雪夜听鸡鸣,得乾坤清纯之气;晴空看鸟飞,活水观鱼戏,识宇宙活泼之机。
芳菲园院看蜂忙,觑破几般尘情世态;寂寞衡茅观燕寝,引线起一种冷趣幽思。
席拥飞花落絮,坐林中锦绣团裀;炉烹白雪清冰,熬天上玲珑液髓。
天地景物,如山间之空翠,水上之涟漪,潭中之云影,草际之烟光,月下之花容,风中之柳态。若有若无,半真半幻,最足以悦人心目而豁人性灵,真天地间一妙境也。
乐意相关禽对语,生香不断树交花,此是无彼无此的真机;野色更无山隔断,天光常与水相连,此是彻上彻下得真境。吾人时时以此景象注之心目,何患心思不活泼,气象不宽平。
鹤唳雪月霜天,想见屈大夫醒时之激烈;鸥眠春风暖日,会知陶处士醉里之风流。
黄鸟情多,常向梦中呼醉客;白云意懒,偏来僻处媚幽人。
满室清风满几月,坐中物物见天心;一溪流水一山云,行处时时观妙道。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存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
霁日青天,倏变为迅雷震电;疾风怒雨,忽转为朗月晴空。气机何尝有一毫滞碍,太虚何尝有一毫障蔽,人之心体亦当如是。
鸟语虫声,总是传心之诀;花容草色,无非见道之文。学者要天机清彻,胸次玲珑,触物皆有会心处。
孤云出岫,去留任其自然;朗月悬空,妍丑忘于所照。
芦花被下卧雪眠云,保全得一窝夜气;竹叶杯中吟风弄月,躲离了万丈红尘。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树;性天中有化育,触处都鱼跃鸢飞。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晴空朗月,何处不可翱翔,而飞蛾独投夜烛;清泉绿竹,何物不可饮啄,而鸱鸮偏嗜腐鼠。噫!世之不为飞蛾鸱鸮者几何人哉!
静中念虑澄澈,见心之真体;闲中气象从容,识心之真机;淡中意趣冲夷,得心之真味。观心证道无如此三者。
一灯荧然,万籁无声,此吾人初入寞寂时也;晓梦初醒,羣动未起,此吾入初出混沌处也。乘此一念回光,炯然返照,始知耳目口鼻皆桎梏,情欲嗜好悉机械矣。
水不波则自定,鉴不翳则自明。故心无可清,去其混之者而清自现;乐不必寻,去其苦之者而乐自存。
心体便是天体,一念之喜景星庆云,一念之怒震雷暴雨,一念之慈和风甘露,一念之严烈日秋霜。何者?所感只要随起随灭,廓然无碍,便与太虚同体。
山之高峻处无木,而溪谷回环则草木丛生;水之湍急处无鱼,而渊潭渟蓄则鱼鳖聚集。此高绝之行,偏急之衷,君子重有戒焉。
日既暮而犹烟霞绚烂,岁将晚而更橙桔芳馨。故末路晚年,君子更宜精神百倍。
风斜雨急处,要立得脚定;花浓柳艳处,要看得眼高;路危径险处,要回得头早。
桃李虽艳,何如松苍柏翠之坚贞?梨杏虽甘,何如桔绿橙之馨洌?信乎!浓夭不及淡久,早秀不如晚成也。
风恬浪静中,见人生之真境;味淡声稀处,识心体之本然。
羡山林之乐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厌名利之谈者,未必尽忘名利之情。
莺花茂而谷艳山浓,总是乾坤之幻境;草木落而崖枯水瘦,才见天地之真吾。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自足;会心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赊。
心无物欲,便成霁海秋空;座有琴书,即是丹邱石室。
损之又损,栽花种竹,尽交还乌有先生;忘无可忘,煮茗焚香,总不问白衣童子。
松涧边携杖独行,立处云生破衲;竹窗下枕书高卧,觉时月浸寒毡。
嗜寂者,观白云幽石而通玄;趋荣者,见妙舞清歌而忘倦。惟自得之士,无喧寂,无荣枯,无往非自适之天。
悠长之趣,不得于醲酽,而得于啜菽饮水之余;惆怅之怀,不生于枯寂,而生于品竹调丝之后。故知浓处味常短,淡中趣独真也。
水流而石无声,得处喧见寂之趣;山高而云不碍,悟出有入无之机。
衮冕行中,着一个山人藜杖,便增一段高风;渔樵路上,来一个朝士华衣,便添许多俗气。固知浓不胜淡,俗不如雅也。
竹篱下忽闻犬吠鸡鸣,恍似云中世界;芸窗中偶听蝉吟燕语,方知静里乾坤。
徜徉于山林泉石之间,而尘心自息;夷犹于图画诗书之内,而俗气潜消。故君子虽不玩物丧志,亦常借境调心。
春日气象繁华,令人心神骀荡,不若秋时云白烟青,兰芳桂馥,水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俱清也。
人情听莺声则喜,闻蛙鸣则厌,见花则思培之,遇草则欲去之,俱是以形气用事。若以性天视之,何者非自鸣其天籁,自畅其生意也。
髪秃齿疏,任幻形之雕谢;鸟吟花笑,识本性之真如。
扰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见其寂;虚其中者,凉生暑夜,朝市不知其喧。
读易晓窗,丹砂研松间之露;谈经午案,宝磬宣竹下之风。
花居盆内,终乏生机;鸟入笼中,便减天趣。不若山间花鸟,交错成文,翱翔自若,无不悠然会心。
帘栊高敞,看青山绿水,吞吐云烟,识乾坤之自在;竹树扶疏,任乳燕鸣鸠,送迎时序,知物我之两忘。
古德云: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吾儒云:水流任急境常静,花落虽频意自闲。人常持此意以应事接物,真心何等自在。
林间松韵,石上泉声,静里听来,识天地自然鸣佩;草际烟光,水心云影,闲中观出,见乾坤最妙文章。
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识此可以超物累,可以乐天机。
诗思在灞陵桥上,微吟处,林峦都是精神;野兴在镜湖曲边,独往时,山川自相眏发。
万籁寂寥中,忽闻一鸟弄声,便唤起许多幽趣;百卉催剥后,忽见一枝擢秀,便触动无限生机。可见性天本不沉冥,机神是宜触发。
文以拙进,道以拙成,一拙字有无限意味,如桃源犬吠,桑树鸡鸣,何等淳庞气象!至于寒潭之月,古木之鸦,工巧中便觉有衰飒情形矣。
风花之潇洒,雪月之空清,唯静者为之主;水木之荣枯,竹石之消长,独闲者识其真。
田父野叟,语以黄鸡白酒则欣然喜,问以鼎养则不知;语以缊袍短褐则油然乐,问以衮服则不识。其天全故其欲淡,此是人生第一个境界。
兴逐时来,芳草好携杖闲行,野鸟忘机时作伴;景与心会,落花下披襟兀坐,白云无语漫相留。
机息时,便有月到风来,不必苦海人世;心远处,自无车尘马足,何须痼疾丘山。
草木才零落,便留萌蘖于根苗;时序虽凝寒,终回阳气于灰管。肃杀之气,生意存焉,即是可以见天地之心。
雨余观山色,景象便觉新研;夜静听钟声,音响尤为清越。
登高使人心旷,临流使人意远,读书于雨雪之夜使人神清,舒啸于丘阜之巅使人兴迈。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此中大有佳趣,若至烂漫酕醄,便成恶境矣,履盈满者宜思之。
山肴不经世人灌溉,野禽不受世人豢养,其味皆香而且洌。吾人能不为世法所点染,其臭味不迥然别乎!
栽花种竹,玩鹤观鱼,亦要有段自得处。若徒留连光景,玩弄物华,亦吾儒之口耳,释氏之顽空而已,有何佳趣!
心游瑰玮之编,所以慕高远;目想清旷之域,聊以淡繁华。于道虽非大成,于理亦为小补。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