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从米芾的颠狂看性格与书法(趣说书法与人生之三)  

2010-10-10 23:39:42|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说书法与人生之三

从米芾的颠狂看性格与书法

 

蔡显良

 

 

 

北宋后期的米芾历来被目为书法史上的怪人,性格放纵怪癖,有洁癖、石癖,是一位不谐流俗、张扬个性而不受礼法束缚的狂狷之士。这里不妨再不厌其烦地引用几则已被用滥的史料:

“冠服效唐人,丰神萧散,音吐清畅,所至人聚观之,而好洁成癖,至不与人同巾器。” “元中,米元章居京师,被服怪异,戴高帽,不欲置从者之手,恐为所。既坐轿,为顶盖所碍,遂撤去,露帽而坐。”(明范明泰辑《米襄阳志林》)

米芾因此而得米痴米颠之名。只有了解到米芾性格中的双重性,即真率和矫饰、狂傲和谦卑、坦诚和隐瞒等等首鼠两端的表现,才能来谈论他的书法和书论。(曹宝麟《中国书法史-宋辽金卷》)这一说法颇为中的。艺术作品是艺术家以自己的人生体验为原料,以生命的冲动为动力生产出来的,是最具有个性的行为工程,离不开艺术家的人格精神,……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了解了一个艺术家的人格构成,也就掌握了解开其艺术创作奥秘的钥匙。(童庆炳主编《艺术与人类心理》)艺术作品的风格与艺术家的气质、秉性、生活经历、人生体验显然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后世文人的渲染之下,只要一谈及米芾,给人的印象便是他的颠狂与洁癖。玩石成癖,拜官署前怪石为石丈,屡洗官服至刺绣磨烂而遭弹劾,等等。从上文列举的事例来看,的确举止怪僻,异于常人。

当我们把米氏中年的代表作品《蜀素帖》拿来分析时,便不难看出惟好洁对其艺术审美产生的影响。此帖小心谨慎地书写在乌丝栏内,字字独立,用笔干净,卷面素洁,其追求的是一种清爽、秀洁、雅致的艺术品格。与之同时的《苕溪诗帖》和《殷令名头陀寺碑跋》,以及他的那些为数不算少的跋文,如《跋谢安帖》、《褚摹兰亭跋赞》等,均具有同样的审美趣尚,尤其是《向太后挽词》更是秀媚雅洁之致。即使如《珊瑚帖》这样的率意而为之作,尽管每个字均跌宕有致,但基本上也是字字独立,行间整齐,甚少牵丝连带与交错变幻,这种习惯性的审美定式,不能不说与其长期地好洁有很大的关系。观其大字作品如《研山铭》、《多景楼诗》、《虹县诗》也同样具有相似的特征。尽管米氏的好洁有强而为之的伪装,但是这种长期的自恋情结无疑在他的书法作品中印下了颇为明显且一生未能抹去的痕迹。

苏轼评米字风樯阵马,沉着痛快,黄庭坚评米字如快剑斫阵,强驽射千里,而米氏自谓刷字,皆云其作字侧锋取势,迅捷劲健,气势恢宏,激厉亢奋。这是米芾书法的显著特点。然而正由于过分逞雄,夸张过度,结字险怪,草率不稳之处时现纸上,比如字脚的拖沓,竖钩左推过甚,右上塌肩生硬等,这与他的故作颠狂一样,显得矫揉造作,极不痛快。正如黄庭坚所指出的那样:然亦似仲由未见孔子时风气耳!指出其书具有鲁莽草率之处。而项穆言词更为激烈直接:米之猛放骄淫,是其短也。

尽管为人与作字并无必然联系,但米芾颠狂猛浪的人格特征不免对其书法艺术产生一种潜意识的暗示作用,因为克服自卑追求优越的心理趋向对他的为人为艺都会形成一定的潜在影响。当然,这里需要饶舌的是,这种影响的潜在性和不可捉摸性,使人格的双重性与书风的形成并非一一对应的关系,要是硬想区分哪些作品分别受颠狂或尚洁影响,甚至逐字逐幅地进行排查,不免有失本文宗旨。所谓九方皋相马,遗其玄黄牝牡未尝不可也。

性格与能力是个性心理特征中的两个不同侧面,者之间相互影响、相互联系。性格制约着能力的形成与发展。一方面,性格影响能力的发展水平。另一方面,优良的性格特征往往能够补偿能力的某种缺陷,笨鸟先飞早入林”“勤能补拙,就是说性格对能力的补偿作用。我们再举几个例子,看看性格对于书法的影响。

元代画家倪瓒,一生不做官,其家是吴中有名的富户;但倪瓒不愿管理生产,自称"懒瓒",他性格古怪,人称倪迂。性好洁,服巾日洗数次,屋前后树木也常洗拭。通过文献的记载,我们发现倪瓒确实存在着较为严重的洁癖:有洁癖,盥濯不离手。” “有俗客造庐比去,必洗涤其处。” “性好洁,盥頮易水,冠服振拂,日以数十计。斋居前后树石,频繁洗拭,见俗士避去,如恐浼。他的洁癖很重,书房每天都要打扫,他专门养了两个童子给他扫书房,要求一刻也不能停。书房的门口有一棵梧桐树,倪瓒早晚让人用水洗,结果就把树给洗死了。在绘画构图上,他创立了一河两岸,即近坡、中水、远丘的三段式结构模式,营造出一种特有的清幽、洁净、恬淡的审美形式。以简胜繁,以少胜多,以有限的艺术语言, 包容无限的思想內涵。画树很少画树叶。古淡天然,米痴后一人而已。” (董其昌语) 其法亦具同样特征。洁癖使其字字整洁,孤傲自恋使其字字独立,笔画精炼干净,风格简约飘逸。

唐代怀素身为和尚,却具有常人的享乐观,决不放过凡世间的生活与乐趣。他既吃鱼肉 ,又好喝酒,且饮酒达到一日九醉的程度。怀素是个豪放不羁的人,潇洒倜傥是他性格特征的自我表现,陆羽《怀素别传》有云:怀素疏放,不拘细行。而这些又是草书创作的绝好条件,草书创作贵在无拘束。有时一字两字长丈二…… 回环缭绕相勾连,千变万化在眼前(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都是这种豪放不羁的特点的形象化抒写。

唐代的书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他的人格的写照。裴休见其碑云:观北海书,想见其风采。他的书法初学右军,又参以北碑及唐初诸家楷书及行书笔意,刚劲有力,形成了他自己鲜明的风格特征。李北海性格品质中具有狂放疏礼的一面,因敢于直言,不惧权贵而初露锋芒,但也因其不拘细行而遭杖死。其字气势如象,一如其性格。明董其昌《跋李北梅缙云三帖》:右军如龙,北海如象。李邕书法的个性特点比较明显,笔力遒劲舒展,险峭爽朗。

明代画家唐寅,又名唐伯虎,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自幼天资聪敏,熟读四书、五经,并博览史籍,16岁秀才考试得第一名轰动了整个苏州城。正在唐伯虎意气风发时,父亲突然中风过世,母亲因太悲伤也随父亲而去,后又惊闻妹妹在夫家丧亡,心爱的妻子在生育孩子时,产后热盛,悄悄离世,可怜的小婴儿在出世三天后,也随亲娘而去。亲人接连病故,打击甚大,使他意志消沉。赴京会试时,因牵涉科场舞弊案而交恶运。从此唐寅借酒浇愁,纵情声色,并游历名山大川,决心以诗文书画终其一生。唐寅一生酷爱桃花,别墅取名桃花庵,自号桃花庵主并作《桃花庵歌》: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又诗云:“万事由天莫强求,何需苦苦用机谋。”唐寅书法为画名所掩,主要学赵子昂,亦受李北海影响,俊逸挺秀,妩媚多姿,行笔圆熟而洒脱,唯笔力稍弱,钩挑牵丝绵软,结构亦略趋松散,显然与其阴柔性格密切相关。王世贞在《弇州山人稿》中评价:伯虎书入吴兴堂庑,差薄弱耳。

清代书法家邓石如,出生寒门,9岁时读过1年书,停学后采樵、卖饼饵糊口。曾在江宁大收藏家梅镠处8年,后又在两湖总督毕沅处做了3年幕僚。一生社会地位低下,备尝人间的酸甜苦辣,过着采樵贩饼饵,日以其赢以自给的生活。他以山人自居,于荒江老屋中高卧,把功名两字都忘记了。 因此,他只能写一笔一划老老实实的篆隶,写不出波澜壮阔的行草书来。时人对邓石如的书艺评价极高,称之四体皆精,国朝第一,实有过誉。其行书用笔抖颤迟疑,胆小拖沓,抛开工具因素,即是性格使然。

因此而言,性格与书法具有不容忽视的联系,主要体现在风格生成方面,但与具体技法并非一一对应的关系。

 ——2010年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