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从九届国展草书作品看当今草书创作的审美趋向  

2010-09-07 00:05:11|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九届国展草书作品看当今草书创作的审美趋向

 

蔡显良

 

 

内容提要:九届国展草书作品的创作体现了当今草书艺术创作的整体水平,碑帖共荣是其最大特色。另外,风格的多样化、传统技法的诠释、现代气息的传达、诗意的诉求也成为书法家们孜孜追求的审美目标。

关键词:九届国展    草书   审美

 

 

 

 

作为2007年书法界的一件大事,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览无论是在展览策划、赛事宣传、展厅布置,还是在晚会表演、书籍编撰等方面,均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虽不能够说后无来者,但就规模的空前、领导的重视与经费的投入等方面,至少可以说是空前的。展览基本反映了当今书法创作的整体水平,而今后一段时间书法创作的审美趋势亦已露端倪,这对于一个展览来讲就已经非常足够了。就九届国展的草书创作而言,总体体现出下列创作特点与风格趣尚:

 

一、           碑帖共荣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草书创作的一个基本趋势

 

黄惇教授在本世纪初的时候曾经将当今书坛现状概括为八个字:帖学复苏,碑派从容。[1]如今一语成谶,碑派自清代中叶形成以后一统天下的历史早已经成为过去,帖学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洗礼亦已于烈焰中重生,如今又焕发出全新的生机。笔者曾经在《从书法史的角度看当今的书法走向》一文中说过,改革开放以后,在“反思”、“寻根”思维刺激之下,一股空前绝后的书法热潮自80年代起迅速繁荣昌盛并传遍全国。老书家的创作一般仍是痴心不改地走着民国以来碑帖结合的路子。最成功的例子莫过于林散之、沙孟海二位老人。因此,无分碑帖,只要是按照艺术审美的规律而创作出的书法作品,都应该成为人们接受与欣赏的对象。党同伐异,硬要拉帮结派,强分碑帖之别,是不符合书法艺术历史和艺术创作要求的。[2]因此,碑帖交融、共生共存、和平共处,便成为九届国展书法创作的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其中草书创作更能够体现出这一特点。

在本届国展的草书创作中,碑帖两种创作取向不再你死我活的缠斗不休,而是根据作者各自的审美追求和师法对象,不拘一格地进行各自精彩的创作,表达各自不同的审美感受和创作体验,风格多样,精彩纷呈。据初步的统计,在约212件草书作品中,碑风凸显的作品有104件,帖风洇浸的作品共108件。即使仅从数量上来看,碑帖的共荣局面已经基本可以得到体现。由此可见,碑帖的二分天下、和平共处,已经成为今天草书作品创作的一个不争事实。而这恐怕也将成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草书艺术创作的总体趋向。

陈振濂先生认为,自80年代初以来,中国书法经历了复苏期之后的两个重要历史阶段:第一是“恢复基础平台”的阶段,第二是“回归、深化与活用古典”的阶段。从80年代末盛行的章草风、小楷风开始,文人手札风,西域残纸风,魏碑风等等横贯了90年代前、中期,从而形成了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的书法创作“时尚”——“流行书风”的现象。之后的书法,又进入到了一个相对迷茫困惑的阶段,书法又回到了泛化、平淡、庸常。[3]这一观点基本符合史实。但他所说的9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的学院派作品,与此前的“广西现象”、“现代派作品”并未构成一种指向书派的崭新气象与充沛活力,而是更加扰乱了人们的视线,使书法创作者茫然不知所措。这也就是笔者在九届国展论坛上提交的论文《繁荣之后——对当今书法创作的释读与思考》中,对当今的书法创作表示十分忧虑的原因之所在。然而,从九届国展其中的一个大项——草书艺术创作来看,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答案:那就是碑帖交融,共同发展,推动我国独有的书法艺术不断的发扬壮大。不过要说明的是,“碑帖交融”并非有些人认为的书法创作一定要走“碑帖融合”的道路才有出路,那是一种偏狭之见。碑与帖各有各的艺术规律与创作法则,即可以像林散之和沙孟海那样进行碑帖结合的有益尝试,亦完全可以各自谋求更大的发展,共同成为书法艺术中不可或缺的艺术风格。

当然,在这次的九届国展的草书作品中,依然还有一些流行书风以及丑怪现象的遗存。在以前的国展中有时由于跟风现象严重,传统的技法、优秀的经典并未得到很好的弘扬,就被冠以“流行书风”这样的略带贬义的头衔,尤其是变形扭曲的丑怪书风的出现,以及现代派书法的所谓尝试,更加让人不胜其烦。鲁迅曾说文字“遂具三美: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4]纯真雅正、风神潇洒的书风历来是传统书法艺术的主流生存状态,在今后的书坛自然也将是新世纪书法家的发扬光大的主要方面。这次九届国展总体上在引领书风方面的确为后面的风格走向开了一个好头,各种书体在合理的游戏规则之下得到创作者较好的发挥,呈现了一种面目多样又不浮躁的良好局面。但是,历来的行草书作品,一直是丑怪现象与流行书风产生的温床。流行书风在此次的行草书作品中也还顽强地存活着,显示出现代流行文化的顽强生命力。但已经不象前几年的书展那样铺天盖地,而是收敛很多。而在其他书体中已经相当少见了,可见流行的东西只有经过时间的检验,才会显露其价值的有无。在草书作品中,解构字型结构,不合草法规则,以扭曲、变形、夸张为能事,甚至抛弃汉字的可认识形态,还美其名曰创新,实在是混淆视听,扰乱书坛的创作秩序。尽管这样的现象在这次九届国展的草书创作中已经不再成为主流,不再是许多作者追求的创作目标,但这样的创作依然存在,或多或少在某些作品中依稀可见。当然这也不可苛求,要求以前曾经的流行在短时间内就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纯净书坛、引领主流,需要时间去进行耐心的引导与规范。

另外,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我们在此很好地关照与研究。有人说,“当代书法创作,在经历了中原古风、民间书风、流行书风和小草书谱热、大草明清调热的洗礼后,目前又轮回到以‘二王’帖派体系为代表的所谓‘新帖学’创作热点中来了。君不见,眼下各类书法展赛中那些将晋唐以降的经典法帖截章择字,重新排列,组合放大,再施以现代水墨效果而登堂入室者甚多。这种被冠以‘新帖学’美誉的刻意仿摹之作大行于世,成了新的时尚,大有‘书生复古’之概。”[5]这样的创作现象在这次的草书作品中比较多的存在着,一些作者根据二王手札和草书的笔法与结构来进行创作本无可非议,但是很多作者并未真正深入到魏晋书法的深处,了解其内涵与韵味,而是在字型结构与行气章法上一味的复制摹写,并没有深入思考与谋求创新,所以当把这些作者的作品放到一起进行比较观赏的时候,让人就无法分辨出谁是谁的作品,笔法一致,风格趋同, 没有个人的特色与追求,当然就更谈不上鲜明的个性风格了。这种面貌,正是把书法完全当作“做字”,过分地强调行笔动作,并且动作与动作之间又过于夸张,显得不够自然顺畅。这种二王小字大写的探索,本是好事,始作俑者也取得了令人侧目的成绩,这是令人感奋的。但如果天下景从,以至于行草书像出于几个书者之手,走上另一极端,过犹不及,过了某个限度,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俗了。[6]“对传统的继承,首先应该是精神上的一脉相承,而不是表面形式的摹仿。”[7]这话一语中的,我们进行书法创作时的确不能机械地一味摹仿字型结构等这些表面的东西,尽管它们也不可或缺,最主要的是要进入到古人的内心深处,深入到古代经典作品的精神层面进行考察,挖掘内涵,剔抉底蕴,才能真正了解书法作为一门艺术的真谛,从而在创作时才能够做到不为外在的东西所拘束,才能熟能生巧的驾驭笔法,游刃有余的进行创作,寓有法于无法,似无法还有法,正如苏轼所言:“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尽管此语乃针对绘画所言,然用于书法亦是同样的道理。

 

二、视觉效果的强调依然是草书创作关注当下的一种生存状态

 

在此次展览的展厅效果以及视觉冲击力上,跟以往的展览一样,均特别强调现代气息的追求,强调视觉效果的展示,现代感的装饰味与新颖性均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传统幅式与长篇巨制作品共存,现代气息十分浓郁。展厅大、作品大,即使是写小字,也会通过装裱形制的改变来使作品最后的成品尺寸加大,以适应现代展厅的要求。有很多的作者不再像以前的创作者那样傻乎乎的,为了追求所谓的展厅效果,而根据展厅大的要求也去写巨大无比的字,以拼凑成巨大的作品,假如擅长写大字倒也罢了,但多数人是为写大字而写大字,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有人在网上说:“此次国展作品风格总的来说有追求小巧精致的特点,小巧多了点,精致的倒并不多,趣味性多,人文性少。”[8]这句话并不恰当,这次的很多作者很懂得回归传统,有很多写得很精到的小字作品,但是在装裱时,稍作调整和巧妙拼接,即变成能够在大展厅展出的大作品。比如小字扇面,作者会将两到三个小扇面合装在一起,变成一件大的条幅作品,并不显得呆板,反而生动活泼。高古的书写气息与现代的装裱形式有机的融为一体,独具匠心又不失雅致。正如网上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说的那样:“有了内容,完美的形式也是必要的。在沙砾里面寻找钻石,肯定的是那些看上去跟沙砾不一样的东西会引起淘金者的关注。既有内容,又有形式,岂不是更完美?”[9]在约212件草书作品中,单色作品167件,双色作品38件,三色以上的有7件;单一的整幅作品有130件,而采用拼接手段丰富作品形式美感的作品(册页、对联、多条屏除外)约82件。即使是单色宣纸作品,纯用白色的比例极小,大概只占到583件单色作品的四分之一左右;其他的均是五颜六色的纸:“形式的东西包括很多,那些参赛作品所选的宣纸不再是传统的宣纸,而是五颜六色的纸,如果你有幸到评审现场参观,首先就会被那些五彩缤纷的纸张吓一跳。”[10]有人这样说:从本届国展的入展作品看,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更加注重了外在形式的包装,从书写材料的选取到作品的装帧拼接,书者们可谓煞费苦心,无所不用其极。这一趋势的演进,使得评委们有了新的评价取向,如有网友打趣,评委们由“好色”转向了“好金”(泥金宣纸)。总之一句话,书家们已从技术的角度,把书法艺术发挥到了极致。[11]尽管言辞中含有不满之意,但如今的书法展览,崇尚精美装饰,追求时尚气息,都打上了鲜明的时代印记,倒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有一点,在颜色的选用上均偏好靓丽眩目的颜色,虽然醒目,但是如果用得太多太滥,或者与文辞内容不很相配的话,则会显得俗而不雅。比如有些作品使用大红或深蓝等很深的颜色,就显得十分刺眼眩目,格调也不太高雅。当然这只是少数作品,大多数作品均配色合理,雅致静谧,气息较为高古,显示出当今的书法家对书写材料的驾轻就熟,以及在审美眼光上的日渐成长与老辣。

 

三、诗意诉求已经成为很多创作者自觉追求的目标

 

诗意诉求的表现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上述文字所言,一些草书作品自觉地追求视觉效果,将精致的现代装裱与雅致的文化气息很好地糅合在一起,既有古典的韵味,又有时代的气息。另外,在文辞内容的表达上已经不再像过去的展览一样老写一些常见的唐宋诗词,文论、诗论、书论甚至画论的内容已经成为普遍的书写选择。“只要内容是健康的,再加上好的笔墨技巧都有可能入选和获奖。作为一名书家,从个人的修养来说还是应该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自己能够写出好的诗文作品,再加上自己好的表现手法和创作技巧,就有可能成为经典之作。因此,在这方面我们还是积极提倡自作诗的。”[12]尽管提倡自作诗词历来争议不断,至今也没能有个很明确的结果,但每次展览自作诗词有是有,水平则不是太好。而这次九届国展一个可喜的现象则是书家们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要么书写一些烂熟的诗词,要么不管懂与不懂均乱抄一气唐诗宋词,而是有意识地抄录一些自己好懂也对别人有所裨益的书论等文字,确是一大进步。

在书写的技术状态上,以及对于书写效果的把握上,也取得了可喜的进展。贾平凹在谈到散文创作的时候说:“不要技巧,永远不要追求技巧,到时候技巧自然来。”。用来比喻创作的由技进道问题亦很妥贴。讲求书写的自然与顺畅,追求意境的恬淡与娴雅,已经成为众多书法家所要追求的正大目标。

“只有唤醒自我本身的生命,换言之,只有燃烧起炽热的创造精神,深入活着的古典和传统之中,深入探究其理念根源,才能不断地使古典与传统艺术复生,同时才能培养自己的创造精神。”[13]在本次九届国展草书创作中显露出的重视经典、碑帖共荣、讲求现代气息以及诗意诉求等现象,对于书法的当下情境与将来的风格趋向,都有十分积极的意义。但是,回归传统不等于拘泥于传统固步自封,提倡创新也不等于盲目创新或者生拼硬凑,必须要源自内在的创造精神,加强学问修养,提高审美认识,这样才能够知道怎样创新,而不会人云亦云地跟风创作。

 

                                                                                                        ——2008年

 

 

 

 

 

 

 

注释:

 





[1] 黄惇《当代中国书坛格局的形成与由来——二十世纪末的思考》,《书法研究》2001年第二期。


[2]《从书法史的角度看当今的书法走向》,《中国书道》2003年第一期。


[3] 参见陈振濂《论书法原创性时代》,见《中国书画展赛网·理论文摘·书法文论》网页,2007年4月3日。


[4] 鲁迅《门外文谈》,人民出版社1974年5月版。


[5] 杨光文《对当前书法“新帖学”热的一点看法》,2008年4月18日《光明日报》。


[6] 参见《书法以技术为上?——“九届国展”入展作品观感》,《中国兰亭书法网》“时事区”之“国展资料库”2007年11月29日网页。


[7] 杨光文《对当前书法“新帖学”热的一点看法》,2008年4月18日《光明日报》。


[8] 刘传奇《国展启示录》,《中国书法在线》“书界传媒”之“九届国展启示录”2007年10月25日网页。


[9]《书法也需吐故纳新》,《中国书法家园》“资讯”之“书法新闻”2007年10月29日网页。


[10]《书法也需吐故纳新》,《中国书法家园》“资讯”之“书法新闻”2007年10月29日网页。


[11]《书法以技术为上?——“九届国展”入展作品观感》,《中国兰亭书法网》“时事区”之“国展资料库”2007年11月29日网页。


[12] 黄俊俭《聚焦“九届国展”——张海访谈录》,wmy11wzj的blog, 2007年12月17日。


[13] 井岛勉(日)《书法的现代性及意义》, 郑丽芸、曹瑞纯译,《书法研究》1985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