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酒与书法(趣说书法与人生之二)  

2010-09-05 09:17:10|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说书法与人生之二 

酒与书法

蔡显良

 

早在我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中,不仅出现许多“酒”字,而且还有许多关于酿酒及与酒有关的事件的记载。这无疑是酒与文字结缘的开始。酒与中国独特的古老书法艺术,在其后的历史长河中,激荡起无数绚丽夺目的火花。

善书之人喜好饮酒的记载很早就有,但直接将书法与饮酒联系起来的风流韵事,则要首推汉末书法家师宜官的一件酒事趣闻:“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计钱足而灭之。”(马宗霍《书林记事》)这一记载告诉我们两点:书法作为艺术在汉魏时期很受老百姓的欢迎,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此其一;第二就是书法家特别是著名书法家的字可以“计钱”,亦即是说能够卖钱。师宜官的这一举动放在今天未必行得通,但在约两千年前的汉魏时期倒不失为一桩风雅之事。在今天这样的计算机普及、键盘代替书写的信息时代,书法的实用性正日趋减弱,群众基础已远不及古代。历史上以书换酒的故事类似的还有:

马宗霍《书林记事》记载,清周亮工“尝写隶书卖酒沽钱”。

据《金陵野史》载,民国年间,镇江易君左善诗书画,求者不绝于门,遂印《半月主人三不绝换酒誓言》,三不绝者,自谦诗书画还未臻至境。换酒之例分为三级,好酒可换新诗屏或题诗之画屏,次者赠以联,再次者赠以字轴。

酒与文学艺术的关系相当密切。古代文人饮酒之余,常吟诗作对属文,留下许多佳话。酒究竟与书法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呢?我们还是先看历史上的一些故事:

唐代草书大家张旭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世呼张颠。”稍后的怀素之颠狂亦不减张旭,故二人在书史上合称“颠张醉素”。狂放若此,直令天地为之动容。

唐代另一文人书家贺知章亦精草法,“性旷夷,晚节尤诞放,遨嬉里巷,自号四明狂客。每醉辄属辞,笔不停书,咸有可观。”与醉于市井的李白实同具一股豪气。

有酣畅淋漓者:清乾隆八年,张照酒酣,为重修岳阳楼书写《岳阳楼记》,书至“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时,大叫拿酒来,饮一巨觥,后写得更快,写毕满头大汗矣。

亦有怡然自得者:苏东坡路过雍丘县,米芾具酒邀饮,“子瞻见之大笑,就坐,每酒一行,即伸纸共作字,以二小史磨墨,几不能供。薄暮酒行既终,纸亦尽。”

要说藉酒而书却能流传后世的作品,则非要言及那篇流传千古的书法佳构不可——《兰亭序》。兰亭雅集,酌酒赋诗,王羲之乘兴而书《兰亭》。此卷文辞、书法相得益彰,堪称古今绝唱。“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受魏晋玄学影响,王羲之在文中流露出强烈的道家思想,超脱放达,又率真潇洒。但作为古代文人,入世与出世的性格两面性,使他们的人生理念倾向于“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中庸哲学。“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正是这种动静交错的双重性人格,通过酒这一媒介,得以在王羲之笔下得到抒发和升华,从而使其书法赢得后人“遒媚”的美誉。“动”而“遒”,“静”而“媚”,可谓虚实相生,燥润得宜,秀而不枯。梁武帝谓其书曰“龙跳天门,虎卧凤阙.”一跳一卧,一动一静,是对《兰亭序》书法的最佳诠释。

据说王羲之在酒醒后觉得所书《兰亭》有些不妥,遂又写了近百遍,但再三看看,终不及酒酣所书,顿挫使转,无不如意。类似的说法在书法酒事中均有提及:上文苏东坡与米芾边饮边书而罢,“俱以为平日书莫及也”;张旭醒后目己之书,亦自恃“不可复得也”;贺知章“晚节尤放诞,每醉必作为文词,行草相间,时及于怪逸,使醒而复书,未必尔也。”(《书史会要》)石曼卿尝于泗州龟山寺题壁,“剧醉卷毡而书,一挥而就,使善书者虽累月构思以为之,亦不能及也。”又《西清笔记》云:“清尚书张文敏(照),嗜饮,有醉中作书极得意者,内府所藏临争坐帖,自题谓酒气拂拂从十指出也。”醒后所作却不如醉时所作,何也?所有的关捩点都集中于“酒”这一媒介上了。

据我看来,酒对于书法创作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激发灵感,二是激发情感。

艺术灵感是一种敏锐、激动、高效、优良的艺术创作心境,在艺术创作中有着巨大作用。它的特点是不期而至,来去如风。灵感产生于人的大脑。大脑的信息储存并不同时展现于人的意识层次,其中大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到意识阈限下面,成为无意识(又叫下意识、潜意识)。西方弗洛伊德和荣格等心理学家均对无意识有深入地研究。意识和无意识可以相互转化,灵感则是这种转化的有效形式。“且夫书法之妙,非可言传,昔人有见担夫争道、闻鼓吹、观舞剑而造神妙,以至听江声、见蛇斗而笔法进者,此岂拘拘于临写之勤哉!”(明曾棨《西墅集》)这是一种通感和妙悟,更是一种灵感的闪现。酒对于灵感的激发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在微醉状态下,人的意识活动微弱,但在酒的刺激下,潜意识活动却活跃起来,从而有利于摆脱意识的束缚而自由创造。”(哈九赠《艺术教程》)就在此时,平时对于技法的积累、对于意境的追求,均可在灵感的瞬间迸发中呈现于意识之中和笔锋之下,从而创作出一幅笔墨淋漓、卓荦不群的优秀作品。

情感的瞬间迸发是酒于书法的第二激发功能。艺术作品对于观众的审美作用,主要通过情感的感染,故其创作就需要情感的高度投入。刘勰《文心雕龙?情采》云:“诗人什篇,为情而造文。”为文需要情感的激荡和表达,作书同样如此。汉蔡邕云“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书法强调的是情感的抒发。别林斯基曾说“灵感是一种痛苦的可以说是病态的精神状态”,这种又痛苦、又迷惘、又激动、又狂躁、却又无可名状的情感,在酒精的作用下,寻找到一个宣泄的突破口,那就是创作,从而在笔下得到一种解放和超脱的快感。这时理智一定程度上“下降到感性世界,也就是陷入迷狂和热情。”(鲍姆加登)这种酒神狄奥尼索斯般的“迷狂和热情”,使创作进入一种醉酒境界,心手双畅,物我两忘,酣畅淋漓,痛快舒适。如要追索它的哲学之源,则要上溯到庄子所谓的“游”:“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惟“游”于法度之外,不为规矩束缚,方能创作出富有个性的佳作。但这种状态又非懵乱无序,完全丧失理智,如果烂醉如泥,酩酊大醉,理智完全丧失,则只会说胡话干呆事,而不能再进行艺术创作了。所谓任何事物都要把握一个“度”,“过犹不及”是也。

酒,真是一个叫人无法捉摸的精灵。

 

  ——2007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