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人文语境下高等书法教育的转向与思考  

2010-12-14 17:19:40|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人文语境下高等书法教育的转向与思考

蔡显良

 

内容提要:当前的高等书法教育,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已具备相当的规模,书法艺术基础教育和技法教育确实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而当前急务是要从这种过分重视形式与技法的基础教育环节尽快地转向技法与精神并重、形势与内涵兼具、技术教育与素质教育同时进行的更高层面的艺术教育,走上以国学传统底蕴与优秀民族文化为核心的更高境界的发展道路,从而使新世纪的书法艺术教育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发展局面。而中国书法首先必须要弘扬本艺术的民族特性与独有潜质,才能够从容地面对全球化的到来。盲目地追求所谓的展厅效应和新奇的视觉效果,显然会以牺牲传统笔法的优秀成分与学问修养的珍重表达为代价。青少年书法的习练者对于传统文化的漠视、在国学教育上的匮乏,最显著的后果便是使展览成为不折不扣的古代诗词的抄写竞赛与展示,让人顿生审美疲劳之感。高校书法教学在这些问题上都应该起到引路、先导和教育的作用。

关键词:当代   高等书法教育   转向   思考

 

如今谁也不能否认当今社会已然进入到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化社会,任何抵触与退守显然都是徒劳无益的,那么最好的办法与态度就是与时俱进的适应、改变与发展。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伴随书法热潮而兴起的高等书法教育,自然亦不能外。

农业社会结构向工业化进而技术信息化社会结构的“现代性”转变,必定带来文化形态以及意义观念的改变。知识界中百年来的反传统与维护传统的话语紧张是现代化进程的症状,在西方呈现为纵向的话语性紧张:传统与现代。在汉语境中,话语性紧张呈现为纵向和横向的双重紧张:不仅是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亦是中西文化机体的冲突。而冲突的结果亦有目共睹,道德力量的消解、精英文化的被动、优良传统的忍让、国粹文明的误读等等,导致的中国当代大众文化的勃兴构成当代中国引人注目的文化景观。一方面,中国后现代语境推动中国当代大众文化合法性地位的确立,并为它的继续蓬勃发展奠定理论基础。另一方面,发展中的中国当代大众文化与后现代思维方式存有一定的分歧和矛盾。如何对中国当代大众文化进行切实有效的人文提升,是目前中国当代大众文化研究一个需要努力的方向。“人文主义”最初是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提出,其核心是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一切以人的现实利益为最高标准。“人文”与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人的独立人格、人的个性、人的生存和生活及其意义、人的理想和人的命运等等密切相关。人文关怀就是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怀、对人的尊严与符合人性的生活条件的肯定,对人类的解放与自由的追求。一句话,人文关怀就是关注人的生存与发展,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是人类自觉意识提高的反映。目前我国对文化素质教育的大力提倡,尤其是对大学生人文素养的培养和人文精神的树立的普遍重视,要求我们对人文教育以及人文课程在现代大学教育中的地位、价值和意义进行重新认识。因此就书法这一中国特有的民族艺术而言,作为人文素质教育的一个重要的特色项目,自然应该受到方方面面的重视;而更为重要的一个方面,则是书法本身的发展与书法高等教育地位的提升,则显然需要依赖于传统文化的现代发展与国学教育的重视提高。

不容否认的是,当前的高等书法教育,经过近三十年的摸索与发展,已具备相当的规模,形成了多层次的教学体系。高等院校书法专业毕业生在当代书法创作、学术研究、书法教育和书法组织活动中所取得的成就和所发挥的作用日益显著,得到了人们普遍的认同。在学科建设、学术研究、教学方法、教材建设等方面,也取得了一系列丰硕的成果。但是,正如电影电视对传统戏曲的冲击、数码相机对传统胶片相机的冲击一样,键盘输入对传统书写的冲击只能越来越大。当无纸化办公的倡议日益为人们接受的时候,汉字的书写意识变得更加淡化。校园里学生的作业、论文以及工作中各种材料的书写均被键盘输入来代替完成;就连以往由毛笔书写的大型宣传标语现在也都由计算机完成。这种情况下,连硬笔都有被束之高阁的趋势,更不消说毛笔了。书法艺术的当代生存危机,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来得猛烈,怎能不让有识之士生出无限的忧虑。“从整体上看,现代人要比清代以前历朝历代的书写水平有较大的下滑。远的不比,单就拿清末民初至今这150年历史中书法艺术的走向来观察,这种下滑态势也足以令人吃惊。孙中山、康有为、鲁迅、陈独秀、李大钊、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董必武、邓小平、郭沫若、叶圣陶、老舍这些政治上、文学上的风云人物,都有相当高的书法成就,他们本身往往并不是专业书法家,书法不过是他们的一种爱好或者工作生活之外的一种修身养性的手段而已。而目前活跃在社会上的许许多多的号称书法家的人也有千千万万,以其书法水准而论,不要说与那些历史上的名家不可同日而语,即便是与那些谙熟毛笔之道的中医郎中、账房先生的书写水准怕也还是要有不小距离的。”尽管此说稍显过分,却也不无道理。不过通过三十年的不懈努力,书法技术层面的教育已经不成问题,一些高校已经摸索出各自的教育培养的方式方法。我们应当看到,高校书法教育的关键问题不是培养书法家的专才教育问题,而是要通过书法的学习,加强大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问题。于是,高等书法教育的现代转向不容回避的摆在我们的面前,新世纪的高等书法教育显然应从以前单纯性的技术教学层面更上一层楼,在已经取得的成效的基础上,迈向一个更高的台阶与境界。

“继承书法这门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艺术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从上世纪80年代“书法热”出现开始,这一责任就落到了社会的各类书法班中。我们不能否定这种业余教学的普及作用,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对书法艺术的继承。因为这种普及没有继承书法艺术的特质、内涵。院校的书法教育应该勇敢地挑起真正继承书法艺术的重担。谈及继承,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建立系统、规范的书法教育体制。”遗憾的是,在日益系统和逐渐规范的高等书法教育体制正在走向逐步完善的今天,鲜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围绕继承书法艺术的特质、内涵来展开理当日益深化的深层次教学,大多数高校的书法教学和业余教学的书法班并无太大的差别,只是被冠以堂而皇之的冠冕而已,这样的事实恐怕明眼人与亲历者是无法否认的。三十年的书法艺术基础教育和技法教育确实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自是毋庸置疑,但是我们觉得所花的时间已经足够长、取得的成效也足够好了,因此当前急务是要从这种过分重视形式与技法的基础教育环节足够快的摆脱开来,尽快转向技法与精神并重、形势与内涵兼具、技术教育与素质教育同行的更高层面的艺术教育,走上以国学传统底蕴与优秀民族文化为核心的更高境界的发展道路,从而使新世纪的书法艺术教育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发展局面。

思考一:走向国际化是中国书法的必由之路吗?

对于“全球化”与“本土化”关系的探讨,言说之声不绝于耳。北京师范大学童庆炳教授就曾高屋建瓴地指出:“全球化”与“本土化”的关系是互动的,越是“全球化”,就越能激发“本土化”。“就中国文学而言,在全球化语境中的应对策略,既要欢迎全球化的到来,又要张扬本民族的民族性。”与文学比较而言,我们觉得对于书法来说这句话应该倒过来说,就是中国书法首先是要弘扬本艺术的民族特性与独有潜质,才能够从容地面对全球化的到来,更能在瞬息万变的当代社会立于不败之地。书法作为中国特有的一门艺术,必须彰显自己的独特个性与民族特色,才是正确而理性的选择自身将来的发展道路。林语堂先生在《中国人》一文中把中国书法看作是中国艺术的源泉和基础:“书法提供给中国人民以基本的美学,中国人民就是通过书法才学会线条的形态的基本概念的。因此,如果不懂得中国书法及其艺术灵感,就无法谈论中国的艺术。”“中国学者训练了自己对各种美质的欣赏力,如线条的刚劲、流畅、蕴蓄、精微、迅捷、优雅、雄壮、粗犷、谨严或洒脱。形式上的和谐、匀称、对比、平衡、长短、紧密。有时甚至是懒懒散散或参差不齐的美。这样,书法艺术给美学欣赏提供了一套术语,我们可以把这些术语所代表的观念看作中华民族美学的基础。”试想一下,当书法脱离了汉字基础、搞成了抽象绘画与现代构成式的东西,那么它还能成为中国人审美概念的基础吗?还能去以此为基础的谈论其他的中国艺术么?在这里,引用那句著名的已经引用得有些泛滥、却未必有多少人能够真正领悟其内涵的的名言是再确当不过了:“最民族的就是最世界的。”

从结构主义的立场来看,文化不仅是一种创造活动,而且是一种意义结构。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一个完整的意义网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现代中国人正生活于一个政治变革、经济发展及文化转型的历史嬗变时期,在外来文化冲击之下,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意义世界受到强大的冲击,有些人因此陷入了深刻的精神迷惘和意义危机。社会生活中道德评价的失范,价值取向的多元,传统价值与精神境界体系出现令人伤感的裂痕,致使延续千年的书法传统受到怀疑与挑战,经典意义大大消解。书法艺术作为最具中国特色的中国古代艺术,作为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其传统价值和意义结构已收到很强烈的冲击与挑战。书史上被奉为经典的“晋韵”“宋意”等评价体系日益受到有些书法爱好者与实践者的怀疑甚至抛弃。不讲究笔法,无所谓审美,  “丑怪恶札”之作日益充斥书坛。而更为隐蔽、更具蛊惑性的一种行为,便是假借中国书法要与时俱进、走向国际化与全球化之名,打着变化创新的幌子,抛弃书法艺术本身的游戏规则,甚至剥离与汉字的亲缘关系,解构、变形、夸张、抽象,能玩的西方现代派手法都去玩个遍,当然还要美其名曰“现代书法”,显然这已经与汉民族的书法艺术拉开了天壤之别的距离。艺术领域的后现代主义即打着反传统、追求现代性的旗号,堂而皇之地吞噬着高雅艺术的原有地盘。讲究所谓形式构成、肢解传统技法的现代书法即是西方的某些哲学观念与中国笔墨实践结合而产生的一个怪胎。有些人受西方文艺思潮影响的现代派书法探索走得太远,已经基本上没有书法什么事儿了。如果说邵岩的书法主义作品承接日本的可识读的少字数,依赖于传统书法中文字造型的概念来书写,只是造型上比传统书法形式的追求者拆解得更为彻底的话那么如洛齐和邢士珍的作品用水墨方式来处理作品文字已不可识读,已经达到书法的最边缘状态,与抽象水墨画难以区分。更有甚者,越过书法的边界,用行为和装置的美术方式来展现书法,如王南溟的《纸球》,徐冰的《天书》,朱明的人体书法等已完全游离书法的本体概念,已不再将其看作是“书法”了。而有些现象的产生之源头不是来自社会,反而是源自高校,如此而论除了无语还能说什么呢?这种不断扰乱人们的视线麻痹书法艺术的神经的现象,在新世纪的书坛依然没有销声匿迹,还在通过一些不明就里、喜欢猎奇的媒体,肆意地捕获普通老百姓的纯洁目光,满足市民大众的偷窥心理所以,高等院校的书法教育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选择属于本民族艺术该有的健康发展之路,实在是义不容辞又任重道远啊。

思考二:形式主义泛滥怎么办?

如今只要一走进任何一个书法展厅,首先强势的映入眼帘、让人感叹的,并非作品的书写内容与艺术功力,而是那些新奇多样、花花绿绿、令人眼花缭乱的展件形式。网上曾有一篇文章这样说:“有了内容,完美的形式也是必要的。在沙砾里面寻找钻石,肯定的是那些看上去跟沙砾不一样的东西会引起淘金者的关注。既有内容,又有形式,岂不是更完美?”这话确有道理,不过如今的众多年轻作者在颜色的选用上均偏好靓丽眩目的颜色,虽然醒目,但是如果用得太多太滥,或者与文辞内容不很相配的话,则会显得俗而不雅。比如有些作品使用大红或深蓝等很深的颜色,就显得十分刺眼眩目,格调也不太高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西方哲学的进入,时尚文化的昌炽,传统的价值观念失去了原在的支配性,什么偶像权威等等纷纷失去威严与光环,以新奇、刺激、欲望作为主要特征的时尚文化,以排山倒海之势成为时代的文化潮流。对现代书法生存机制的极端化理解和歪曲性误读,恐怕是当代书法创作走向高度形式化道路的最重要原因。盲目地追求所谓的展厅效应和新奇的视觉效果,传统笔法的优秀成分却在其中近乎消解得一个干净,更谈不上什么学问修养的表现了。

当今的书法形式主义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就是上述这样从纸张选择和装饰装裱等外在形式上,单纯追求所谓的展厅效果与视觉冲击力,这是一种容易辨别的比较纯粹单一的形式主义表现形式;第二种则极具隐蔽性,一般不容易识别,就是那种以入展与获奖为目的,在梦想一夜成名的名利思想驱使下,迎合评委口味、追随流行时风的跟风创作,比如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风行一时的一些现象。“无论是章草风、小楷风、文人手札风这些向名家经典学习的的书法创作热潮,还是魏碑风这样的碑学卫道士,抑或西域残纸风这样以民间书法作为取法对象的创作,尽管这些创作风尚看起来相当的热闹,书体字体也不一样,但是总是给人以似曾相识的雷同之感,究其原因,显然是这些作者的创作均是基于一种类似的倾向性思维——即并不在意经典笔法的传承和内蕴意趣的挖掘,而是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用于作品形式的开掘之上,追求形式感的新鲜与刺激,强调所谓的展览效果和视觉冲击力。可以这样说,其后出现的‘广西现象’和‘学院派’创作,就是这一‘形式主义’的审美思维所直接催生出来的产物。”近几年来从学院里流行开来的二王书法放大的写法,依然在很强势的流行。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有很多作品千人一面,有明显的雷同趋向。这种二王小字大写的探索,本是好事,始作俑者也取得了令人侧目的成绩,这是令人感奋的。但如果天下景从,以至于行草书像出于几个书者之手,走上另一极端,过犹不及,过了某个限度,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俗

书法是反映现实生活、表达人们思想情感的艺术。它不仅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审美特征给人们的各种生活提供美的享受,而且对改造人们的审美结构,提高人们的审美意识、审美能力和整体素质具有重要作用。书法教育是美育教育的主要手段,书法教育通过对书法作品的书写、想象、发挥、创作等教学活动,使学生接受审美教育的熏陶,激发其情感,培养高尚的人格和审美情趣来完善理想、健康的新文化人格的构建和整体素质的提高。高等书法教育要达到“培养高尚的人格和审美情趣”的目的与境界,光靠技法层面的教学与形式主义的创作显然是不够的。“只有唤醒自我本身的生命,换言之,只有燃烧起炽热的创造精神,深入活着的古典和传统之中,深入探究其理念根源,才能不断地使古典与传统艺术复生,同时才能培养自己的创造精神。”日本的现当代书法未必在创新上达到多么高的高度,但是日本人的这句话讲得倒颇有几分道理。“深入活着的古典和传统之中,深入探究其理念根源”,脱离优秀传统与审美理念的教学与创作,都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理念根源”的探究,显然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教育与传承,这就是下面需要思考的第三个问题。

思考三:抄写古诗古词的展览何时休? 

“我们今天失去的不是书法艺术,而是烘托书法艺术的社会氛围和人文取向”。以文化学者形象名世的余秋雨当然不是一个卓有成就的书法家与书论家,他的偶或针对书法发表的言论亦未必受到更多书界人士的关注,然而上个世纪书法热兴起以后不久他发表的这一观点,现在看来的确让人佩服他眼光的毒辣,那种一语成谶的感觉不禁让人的后脊梁骨直冒冷汗。青少年书法的习练者对于传统文化的漠视、在国学教育上的匮乏,已经不只局限于社会上的那些书法学习班,在当今的许多艺术院校,同样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是大多数艺术院校没有或不愿投入更多的精力进行传统文化的教学,二是现在的很多青年学子急功近利,别说主动的接受国学教育,被动的强制熏陶很多人不是逃课就是应付,真的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了,再不重视这种状况,后果将不堪设想。好在这两年一些高等艺术院校已经认识到传统文化与国学教育的重要性,纷纷设立人文学院,以加强民族优秀文化的教育教学,但发展如何效果怎样,均在探索之中,还有待于后来的事实加以证明。

而目前由于忽视国学传统教育所带来的最明显的不良后果,便是如今的任何一个展览,都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古代诗词尤其是名诗名词的抄写竞赛与展示,有些诗句对联在同一展览当中可以多次出现在不同作者的笔下,让人顿生审美疲劳之感。九届国展以后,尽管文论、诗论、书论甚至画论的内容终于走进很多人的创作视线,为作者提供了更多的书写选择,但是这数年亦呈泛滥之势,同样让人心生疲倦。“只要内容是健康的,再加上好的笔墨技巧都有可能入选和获奖。作为一名书家,从个人的修养来说还是应该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自己能够写出好的诗文作品,再加上自己好的表现手法和创作技巧,就有可能成为经典之作。因此,在这方面我们还是积极提倡自作诗的。尽管提倡自作诗词历来争议不断,至今也没能有个很明确的结果,但笔者认为,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过程,自作诗词开始的时候肯定不好,谁也不是天才,但坚持下去,总会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要是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则不是永无天亮之时?还有就是不一定非要人人吟诗作对的嘛,古人也未必如此,但是既然是书法创作者,必须对于书法的专业知识和经典的传统文明有所了解,增进自身的理论素养与学识水平,因此总会对书法创作与审美有所感悟,在创作时将之化进自己的笔墨之中,不亦为一种极有意义的创作实践?

胡锦涛主席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三十周年的讲话中指出:“物质贫乏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也不是社会主义。”现在套用这句话来说:“技法贫乏不是书法艺术,精神空虚也不是书法艺术。”大学生只有丰富审美知识,增强审美意识,提高审美能力,才能创造美的生活、美的人生。“大学生要提高自己的审美能力和鉴别能力,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在所有的领域中,只有艺术是把美作为自己的最高目标的,也只有艺术是在直接塑造人类精神的崇高境界的。文化底蕴深厚的人大都对本民族和其他民族的艺术通晓谙熟。要学好中国书法这门中华民族特有的、历史悠久的优秀传统艺术,怎能离得开民族文化的研习与国学传统的教育?然而,由于学科定位迷茫、专业建设混乱,造成各个高校各自为政,独自摸索书法高等教育的路子,如果遇到一位懂行又重视的领导还好一些,否则高校书法专业的生存问题依然十分严峻。书法是否是一门专业和学科,是否是独立的艺术门类,仍是今日艺术界、文化界、学术界极为关注并经常引起争议的一个焦点问题。如果说书法是一个学科,但教育部的高等学校学科专业目录和基础教育的学科设置中并未单列出来;在学科建设的问题上书法往往寄人篱下,没有自己的阵地,大多是“嫁接”的。有的置于美术学范畴,有的挂靠在汉语言文字学、历史学或文献学下面,各个学校开办书法专业也就只好依据自身的条件寻找“人身依附关系”了。这样的状况在未来的几年如果得不到更好的改善,书法艺术的高等教育想要摆脱技法层面教育的第一阶段,而升格到以技法教育为基础、强化文化内涵与审美境界教育的高级阶段,恐怕尚需时日。而以机械地抄写古诗词抑或文论书论的展览,也依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考验着人们的审美耐心。

(注释略,参见2010杭州高等书法教育论坛论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