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显良的博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日志

 
 
关于我

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副所长、暨南大学艺术学院书记,中国书协会员。书法作品曾参加全国各类展览。在专业报刊发表学术论文六十余篇。曾获第六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二等奖、中国书协第二届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第四届兰亭奖二等奖、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奖。学术成果两次获得广东省书协学术最高奖--康有为奖,并获广东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著有《宋代论书诗研究》、《康有为》、《二十世纪中国绘画赏析》、《中国符号文化(文玩卷)》等。主持2011年教育部项目《元明清论书诗整理与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高二适书学观与兰亭论辩  

2010-11-23 22:25:29|  分类: 观点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二适书学观与兰亭论辩

蔡显良

 

内容提要:高二适的书学思想主要是崇尚古法、赝服晋韵,又不迷信古人、求变创新,从而铸就其劲健凌厉、意气勃发的书法审美风格。高二适崇尚古法经典、同时又不泥古迷古的书法观点,是与其尊重但不迷信权威的高贵品格相互协调一致的。而高二适崇尚晋韵尤其是崇拜王右军书法的书学观是其引发兰亭论辩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内在原因。

关键词:  高二适   书学观   兰亭论辩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兰亭论辩使高二适名声大噪,他的驳论文章痛快淋漓,坚持真理、尊重史实的品格让人敬佩。高二适老之所以能够引发一场场震动文坛的兰亭论辩,除了其正直耿介、刚毅直率的人格秉性和严谨笃实、扎实深厚的学问功底之外,他的崇尚古法、赝服晋韵,又不迷信古人、求变创新的书学思想,亦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本质原因。

 

一、 高二适的主要书学思想

 

1、   尚古崇晋

高二适早岁临习《明征群碑》、《兰亭序》、《曹娥碑》及《张迁》、《西狭颂》,后又喜名碑《龙藏寺》、唐太宗《温泉铭》、《屏风贴》,研习颇勤。晚年专攻章草,除醉心于急就章外,服膺五代杨凝式,元代康里子山,特别对明代宋克极为倾倒,兼及张芝、索靖、羊欣、薄绍之等,高老对于古代经典和书法大家的膜拜与研习, 显然是其法古思想的一种体现。而其对于章草这一古老字体的醉心浸淫,更说明了高老对古法的热爱。高老在诗句中不断表达他对章草的喜爱:“我本主草出于章,张芝皇象皆典常。”“我兹泼墨满江南,章令草狂夙所谙。”高老的常用闲章中有“骨节张索”和“江东羊薄”二方,张芝、索靖、羊欣、薄绍之四人均擅章草书,可见先生对章草的爱好与推崇。在其所著《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的自序中写道,“年逾五十”时,乃“出旧藏松江石刻皇家象急就章,暨元人宋克补本,朝夕临摹。又久之,始稍解章草偏旁法则及由篆隶省变为草之途径。”二适先生早年善临《明征君碑》、《曹娥碑》、《兰亭序》、《龙藏寺碑》及钟王法书、唐太宗高宗父子及褚遂良、薜稷诸人书,晚年则专攻章草,醉心于急就章之研究,并叹服五代杨凝式及元宋克等人。高老在章草的研究方面有很突出的成绩,先生认为“章草不独为吾国文字草法之权舆,即论今草正书书体亦无不由此省变而出”,然而“章法坠失已有千六百余年,若不及今整理,恐遂堙灭”。先生广搜各种《急就章》注校考异本,排比章正,历时十载,终于写就《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为我国书法史和文字学的研究填补了一段空白。高老晚年力倡学草者应学章草,因为“章草为草之祖,学之善则笔法亦与之变化入古,斯不落于俗矣。”而且,“若草法由章法来,则高古无失笔矣。” 对《宋克草书唐人诗卷》,他极为赞赏:“佳迹人间鲜矣,吾于南宫(宋克)每具只眼,如怀中之宝,每仿不忘,跋扈纵横,吾谁与归。” “赴速急就称奇觚,鬼哭神惊运思初。隶草千年成绝业,而今捉笔有传书。”高二适先生在其力著《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完稿时所作的这首绝句,表达了先生对章草书法的执拗和自作的自信,也由此可见先生的磊落真率的性格。

高老《新定急就章及考证》一书自序有云:“余不敏,幼承先人余业,笃嗜临池。然草书无法,中心疚之。不得已,乃日取唐本十七贴、澄清堂、淳化阁及淳熙续帖之初本研摹。初临钟太傅、继乃专攻右军,习之既久,遂得稍悟真草之书,非由草隶,隶篆入门,不能得其正轨。”他自己认为其书法是从“初临钟太傅、继乃专攻右军”之后才有所起色,可见高老对于魏晋书法的钟爱与崇拜。故高老往往劝告初学者学书要从钟王入手,他认为“钟王相参,书可有成矣!”“右军真轨,元常隶式,合而成之。”先生对唐太宗父子也很推重,但其推重的原因是可以从他们上溯二王,认为“学书由太宗高宗入手,便可上窥二王,无事李赵以下矣!”他还主张“先习汉隶,次即晋楷,两相联结,字有光彩。”我们从高老的手札和题跋当中能够读到很多二适先生对晋书尤其是王右军的赞誉与嘉许,字里行间流露出无比强烈的顶礼膜拜之情:

 

平生只嗜晋帖,晋帖以后,只一五代杨风子、康里子山及宋仲温二人,此非十驾之功,不可追也。(手札)

“二适,右军以后一人而已。”“右军以前无二适,右军以后乃有二适,因皆得其所也。”(题澄清堂法帖)

吾草书由右军入,继乃攻宪侯,斯乃大得手矣。(题跋)

余作草书以章草八分书相间为之,此王右军法也。(题笔阵图)

 

高老在清同治年间刻本《杜诗镜铨》的一条批语中云:“吾尝谓中国书史中有三大宝物,即史迁之文,右军之书,杜陵之诗是也。而杜诗造法与史记、王书同居一副机杼,转动回旋,强弱高下,无施而不可。”[1]将王书与《史记》、杜诗并列,其对王羲之的尊崇之情着实无与伦比。1972年郭沫若于《文物》第二期发表《新疆新出土的晋人写本〈三国志〉残卷》一文,此文以大量篇幅指名道姓批驳章士钊在《柳文指要》一书中坚持兰亭非伪的观点。九十二岁高龄的章士钊请二适先生代写反驳文,二适先生1973年元旦有《寄孤桐(章士钊)老,告予代作兰亭论文》诗句:“论文楚语兔千毫,新解推离始命骚。禊事倾来美王谢,惭怀久与味醇醪。燕台朔雪迷寒雁,梁日东风起伯劳。剩喜白头相藉在,老人能让太牢高。” 高二适先生对《兰亭》的赞美与倾倒可谓终其一生。

高老法古崇晋的书学思想并不是孤立的,其文学思想也具有强烈的法古倾向。这丛高老对古体诗词尤其是对杜甫诗的喜爱当中最能体现出来。他随身携带的清同治年间刻本《杜诗镜铨》,在抗战期间寓居重庆时读过,在上海愚园路寓所读过,在南京三条巷又读多遍,从高老的批语来看,可谓走到哪里读到哪里。二适先生一生以诗为友,对唐之杜韩刘柳,宋之江西诗派均有较深的研究。他自己亦喜作诗,他的诗用典冷僻,亦难读。这正是他的哲学“多学无偶,不求人知”,也是他尚古思想的体现。他的许多书法作品都是写自己的诗作,因而更觉神凝笔腴,气韵生动,充分表达着作者的性格和精神。“吾先学后山,继学双井,思以一手重振江西。”这是高二适先生在《山谷全集》上所题,表明他对江西诗派的研究颇深。如此看来,高二适先生的文艺思想总的审美倾向是崇尚古典之美,其中当然包括书法思想。

 

2、求变创新

高二适先生法古但不迷古。二适先生翻阅过的帖,他多有批语,从这些批语中可以看出高老并不迷信古人而是力求创变的书法革新精神。比如对杨维桢的帖,他的批语为:“不成书式。”对陆居仁《题鲜于枢行书诗卷跋》,他的批语云:“此章法乃别具风裁也,颇有清虚之气,唯骨力差耳。” 再如怀素《自叙帖》,书法史上历代皆有人称之为狂草中的杰作,二适先生却提出很不同的看法:“怀素自叙何道,千年书人不足识草。”他评论传世的怀素《苦笋帖》真迹:“此苦笋帖尤怪,何名之有哉!”即使对于相传是献之真迹的《鸭头丸帖》,亦不是一昧迷信,而是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认为“此等帖殊未见佳,真迹再三模勒,遂致俗态可感也”。

先生改名二适,又自号舒凫老人。他自己曾谈及这两个名字的含义:“二适者,适吾所也;舒凫者,舒展自在也。”在书法艺术方面,先生所追求的正是这种“适吾所适……无适而不可”的境界。有人说高二适章草创作努力于向今草系统的“大草”中借鉴“气势”,把古人的字字独立的章草转换为类似于今草作品的连绵回护,增强了节奏的韵势上的美感,属于独运心匠。索靖、皇象的匀整风仪,被张芝、旭素式的跌宕变化所取代,不妨说,高的章草是今草的骨脉,章草的意态,大草的风神。“体势”上的参合,虽已不“古”,体现了对传统的新理解、新运用。作为一个传统型的学者书家,高先生正是属于有传统有根抵的出新。我们的书法传统就是这样得以延续下来的。所谓“入古出新”、“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几乎是传统书法发展的不二法门。高二适章草创作在丰富审美式样、拓宽创作领域方面取得了可喜成就,正是其变化创新的结果。

 

3、审美品格

艺术家的性格气质往往影响他的审美认识。“艺术作品是艺术家以自己的人生体验为原料,以生命的冲动为动力生产出来的,是最具有个性的行为工程,离不开艺术家的人格精神,……从某个意义上来说,了解了一个艺术家的人格构成,也就掌握了解开其艺术创作奥秘的钥匙。”[2]艺术作品的风格与艺术家的秉性、气质、生活经历、人生体验显然有着密切的联系。我国古代文论家刘勰早就指出:“吐纳英华,莫非情性”,“才性异区,文辞繁诡。”[3] 古人常说“字乃心画”、“字如其人”,书家之胸襟、气质和学识从笔墨中均能流露出来。

在兰亭真伪之争中,我们可以看到高二适老敢于放言高论、不畏权威、追求真理的精神。二适先生的为人正是这样的坦率真诚,心口如一。“文革”前夕的形势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学术讨论里也孕育着可怕的政治风暴。一次江苏史学会组织了一次史可法讨论会,二适先生参加了这次讨论,在会上他侃侃而谈,抗论古今,说了些很不合时宜的话。柳定先生坐在他后面,几次暗扯衣襟,示意他三缄其口,他却不为所动。这个发言后来摘录于《文汇报》上,在外地工作的子女纷纷来信,劝父亲切莫再作如此有风险的谈话。一九七一年,章士钊先生的《柳文指要》发行后,寄赠二适先生一套。二适先生发现失误之处颇多,于是一一加以纠正,汇成《纠章二百则》一册,未及寄给章先生,章先生已不幸在香港病逝。二适先生的小女曾问父亲:“章先生是你的老师,您怎么能编这样一本小册子呢?”二适先生莞尔一笑,借用一句西哲名言回答道:“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高二适生性刚直,观察峻厉,潜心于文,自不甘为一虚应文事之犬儒。”[4]正是这种刚正不阿的可贵品德,铸就了二适先生光明磊落的一生,同时对其奡荡险绝、纯正大气的书风产生重要影响。人们激赏二适先生精纯绝伦的书艺,更钦敬先生磊落高超的人格。观二适先生之书作,严正刚直之气咄咄逼人,而无丝毫的媚俗之态。“先生爱用狼毫,笔力刚劲而又秀拔。昔人评宋克行草:‘如天骥行中原,一日千里,起涧度险,不动气力。虽若不可纵迹,驰骤必合程度。’把这段话借来评论二适先生的书法也是非常合适的。”[5]从高老的诸多言语中不难体会到,他对自己的书风定位是十分准确的,同时也表明他所追求的书学审美是崇尚雄强坚劲、摒弃软俗无力。他认为自己的诗书“奇势莫当,适文有焉。”(《题温泉铭》)“吾法如斩钉截铁。”(《题欧阳修〈与石守道推官书二首〉》)“吾诗书似高猿悲叫,乱水潜奔。”(题《杜诗镜铨卷十五》)他看到曾公明所言“钟士秀如观武库,但见矛戟森森。”题曰“此语可评吾书。”但一味刚劲也有失偏颇,唯刚柔兼济,才称得上佳作,不过“能与细致中求莽放,尤难。”(《题李贞武碑》)《高二适书法选集》中绝大多数作品是连绵草书,不少作品体势遒劲、墨气淋漓、有风樯阵马之气概。书家以“气”作书,以势慑篇,具有极强的感染力。高二适书法气力弥满、意态天矫,用笔讲究法度,法古而创新,不论藏锋或露锋皆随意而有节制,线条刚健遒美,布白、字体以纵取势,摇曳生姿,体现了痛快淋漓的风神。好作品如《答林散之送蟹》、《杜甫秋兴八首》等都完美地代表了书家重意气勃发、尚凌厉劲健的创作风格。[6]

 

二、 高二适发端兰亭论辩的内在原因

 

高二适老“一生从不俯仰世俗,保持着古代优秀文人的崇高风范”,他“孤傲偏执、自负不群”,“雄强、执著、自信、刻苦”,“他的这些特点铸就了震惊朝野的兰亭论辩的历史,成就了他草圣平生的辉煌地位。”[7]这是高二适先生发端兰亭论辩的性格原因;严谨笃实的治学与扎实深厚的学识使高老具备自信与资本,这是他的学问基础。刚正不阿的思想性格和求变创新的书学观念,孕育了高老坚劲洒脱、跌宕峭拔的雄肆书风。所有这一切都会聚到兰亭论辩这一点上,实在是那么的自然贴切。高二适崇尚古法经典、又不泥古迷古的书法思想,是与其尊重前辈又不迷信权威的高贵品格相协调一致的。因此高二适崇尚晋韵尤其是王右军书法的书学观是其引发兰亭论辩的一个内在原因。离开了这一重要因素,可能高老就不会对《兰亭序》其书其文如此关注,不会对汉晋唐等古代书法有什么研究,也不会对郭沫若的文章有极强的敏感度,自然就可能是其他什么人引发兰亭论辩,而未必会是高老了,抑或根本不会在那个时代就发生这场论战了。“兰亭论辩,小而言之,是对一件具体作品的真伪鉴别;大而言之,则关系到一个历史时期书法史、汉字发展史的重大问题,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8]正因为是关系到书法史、文字史的大问题,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生性刚直、坚持真理的高二适的出现,在兰亭论辩中所起的先锋作用,实在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2006

 

 

 

注释:





[1] 参见郑重《回眸“兰亭论辨”》,1998年11月26日《文汇报》。


[2] 童庆炳主编《艺术与人类心理》第81页,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2年7月第一版。


[3] 转引自王元化《文心雕龙创作论》第12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4] 李廷华《天地谁为写狂狷——高二适和章士钊》,《传记文学》1999年第3期。


[5] 徐纯原、季伏昆《记高二适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书法》1983年第5期。


[6] 上文中所引高二适言论、诗句及题跋散见各类报刊及作品图录。


[7] 郑奇《草圣平生  当仁不让——高二适其人其书》,《江苏画刊》1998年第2期。


[8] 王宏理《兰亭论辩的价值与意义》,《书法》2000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